pk10测试方案
傲宇閣 > 科幻小說 >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 第19章 不是你贏了,而是我不想玩了
    贏了。

    看著倒地垂死,予取予求,失去一切反抗能力的仇人,壬生狂四郎全身都為之顫抖起來。

    贏了。

    五百年來的思念,終于可以畫上句號。

    壬生狂四郎傷痕累累的身體各處忽然涌出黑霧,黑霧幾乎化為實質地包裹住他。當黑霧融化消散,他的蒼白臉容乃至于朱紅盔甲都恢復如初,毫無污損。

    不愧是他重視的對手,‘天災信使’雖然斬不破他的盔甲,但依然能從防御薄弱的關節位重傷他。

    但贏的人,還是他。

    他要以最完美最優雅的姿態,來完成自己的復仇。

    他輕聲說道:“這就是你身為凡人的……極限。”

    在壬生狂四郎的視野里,仇人‘天災信使’的靈魂已經如同風中殘燭,一吹即滅。

    為了治療自己的傷勢,‘天災信使’不停消耗自己的精神力來催動符文,但作為驅動符文的薪柴,可是來源于人類本身的精神。一旦精神耗盡,靈魂隨之寂滅,凡軀也會枯死。

    就算狂四郎不動手,‘天災信使’也活不了多久。

    他當然不會讓自己思念四百年的仇人,就這樣不光彩地流血而亡。

    ‘天災信使’,必須要死在壬生狂四郎的刀下,才能了斷這段生死之間的因果!

    唰。

    狂四郎隨意揮舞幾刀,便切斷了茶修的手筋腳筋,阻止其繼續掙扎。然后他走到茶修旁邊,將大太刀的刀尖對準茶修的胸腔,如同行刑。

    他沙啞地問道:“有……遺言嗎?”

    茶修注視著他的刀尖,忽然咳嗽數聲,咳出好幾口黑血。這些黑血在他嘴角流淌下來的時候,居然將他的臉給腐化了。

    他身上的傷痕也盡數染上黑壞的顏色,迅速腐敗發臭,血肉甚至在融化。

    這下子,茶修發現自己的聲帶被弄壞了,扯著破風箱的嗓子問道:

    “你們為什么能……不停復活?”

    狂四郎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個充滿喜悅的笑容:

    “你羨慕嗎?你想要嗎?我可以……給你!”

    茶修搖搖頭:

    “我不羨慕也不想要,我只想知道……怎么才能殺死你。”

    唰!

    大太刀刺在茶修的脖子旁邊,狂四郎蹲下來,腦袋前傾,俯視茶修的雙眼。

    “不要說謊了,你的劍騙不了我,你跟我一樣,都是為戰而生的……怪物!”

    “當你加入我們,圣人們就會賜予你無限的榮光,不死的魔軀,以及征戰到星河盡頭的……未來!”

    狂四郎站起來,高舉大太刀,極其狂熱地說道:“天災信使,我對你并無怨恨,此戰只為證明我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就讓這一刀,宣布我的勝利,也為你的未來……開路!”

    “下次見面,我們將會為了共同的理想而……并肩作戰!”

    看見狂四郎那副悠然神往的表情,茶修忽然笑了一聲:

    “那可不行,我已經有理想了。”

    狂四郎微微一怔,旋即他看見‘天災信使’那虛弱得仿佛要熄滅的靈魂,忽然熾亮起來!

    當寂滅的靈魂煥發重生,凋零枯竭的精神自然也會再次沸騰!

    他即將恢復精神力!

    但活人的靈魂怎么可能重燃?哪里來的力量?

    如果驅動靈能的代價是燃燒精神,那重燃靈魂的代價是什么?

    “為了蔚藍澄凈的世界。”

    哪怕是電光火石間,狂四郎依然清晰地聽見‘天災信使’輕輕說出這么一句話。

    他說這句話時很平靜,但他每說出一個字,他的靈魂就會越加壯大一分,熾熱一分,他的雙眼也亮得像是在發光,視線仿佛穿透了狂四郎的身軀,凝視著洞窟之外的夜空!

    數天之前,茶修在耗盡精神力的時候就意外發現,他可以通過吟唱自己的信念來爆發恢復精神力。

    他隱隱猜測到,這恐怕是一種奇跡。

    但是這個世界并沒有神,茶修不知道這個奇跡從何而來。不過身為實用主義者,茶修自然不會放棄這種手段,頂多就盡量少用,只在必要的時候使用。

    而現在,正是需要奇跡的時候!

    看著靈魂亮得刺眼的茶修,狂四郎心中忽然緊張起來,大太刀無情斬下!

    然而就在這瞬間,茶修身上爆發出一輪碧綠光輝,照亮了整個洞窟大廳!

    ‘饋贈’符文,‘仁手’符文,連續催動!

    茶修全身瞬間愈合如初,鯉魚打挺彈起來撲殺狂四郎!

    狂四郎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大太刀斬斷‘天災信使’的右手,但‘天災信使’瞬間就將右手粘合治療,看上去就像是他的刀穿過了仇人之軀一樣!

    然后,他被‘天災信使’抱住了!

    “哦嚯!”

    茶修大喝一聲,奮力一投,將狂四郎向后方隊友扔去!

    率先迎接狂四郎的,是早已準備待發的游竹笑!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17發附著念力的子彈瞬間打空,全部命中,將空中的狂四郎打出17個彈孔,連甲胄都支離破碎!

    希路達緊隨其后,隔著三步距離就對著狂四郎伸手一抓,十指扯勾。

    嘶啦!

    狂四郎的身體瞬間飚出十道裂痕,雙手雙足被切斷,腦袋被梟首,甚至連身軀都連成數塊!

    而就在她們動的瞬間,附近的惡鬼武士和惡鬼大將立刻向她們沖鋒,遠處的惡鬼銃士更是瞬間對準游竹笑射擊。

    時刻戒備四周的蔡君妍,早已護住在游竹笑兩旁,為她抵御無數子彈風暴,并且揮舞短刀抵擋接近的惡鬼武士!

    這時候,蔡君妍才明白奈瑟為什么要給自己配備‘短刀’像她這種沒有任何武器經驗的初戰者,用其他武器都難以上手(她也沒有任何射擊經驗),只有類似于水果刀的短刀她才能運用自如,而一寸短一寸險的近距離搏殺更是能最大程度發揮她‘發射’與‘盲閃’的符文!

    輕銳小隊聚攏在一次,茶修專心給她們進行治療,四人在惡鬼天魔的浪潮中展開瘋狂的廝殺!

    狂四郎被分尸之后,分散的身軀迅速化為黑煙消散,唯有緊握大太刀的右手涌出沸騰的黑霧,頃刻間便再次凝聚成人形,頭部雙眼血光閃耀,居然瞬間就復活了!

    他勉強維持住身形,劍指茶修四人,發出狂風怒號的聲音:

    “別想逃”

    “你們居然玷污決斗”

    “現在我贏了也是時候,為圣人清除現世的‘地魔’了!”

    狂四郎高舉大太刀,大太刀刀鋒忽然泛起血光,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燃燒的烈焰。

    在他即將斬下的瞬間,包圍茶修四人的惡鬼天魔忽然往兩邊避開,為狂四郎讓出一條‘劍道’!

    狂暴的殺機沿著‘劍道’吹拂茶修四人身體每一顆細胞,游竹笑和蔡君妍直接被震得身體無法動彈,恐怖的危險感令她們兩個全身僵直!

    希路達此時也是一臉凝重,但茶修卻是神情輕松地站在她們前方,手無寸鐵地迎向狂四郎的劍意。

    茶修現在全身盔甲盡破,披頭散發狼狽不堪,但那雙眼神依舊平靜得像是夜晚出來散步,令人好生……不爽!

    他輕聲笑道:

    “你說,你贏了?”

    這次狂四郎再也不聽他任何廢話,大太刀怒而斬落!

    “一!”

    隨著他的一聲怒喝,沖天而起的赤紅劍芒也隨之斬下,將洞窟巖壁斬出一道厚重劍痕,蔓延百米!

    一劍之力,開山辟地!

    然而,身處‘劍道’之中的茶修四人,卻是絲毫無恙,連毛都沒掉一根。

    狂四郎臉依然是一團黑霧狀態,但他的愕然通過語言表露無遺:

    “你們怎么會”

    他說到一半就頓住了,因為他看見那四個人類身體逐漸變得透明,呈現出虛幻狀態,眼看著就要在空中消失了。

    這真的是連鬼都沒見過的操作。

    “你剛才說,你在這次決斗里贏了?”

    ‘天災信使’一臉微笑地看著狂四郎,輕輕搖頭:

    “不是你壬生狂四郎贏了,而是我不想玩了。”

    說完,‘天災信使’就徹底溶于空氣之中,不留絲毫痕跡,消失無蹤。

    剛才他濺出來的血,留下的盔甲碎片,也盡數消失,仿佛從來沒出現過。

    過了好幾分鐘,狂四郎仿佛才反應過來,抱著心愛的大太刀,走到‘天災信使’消失的地方,靜靜蹲在地上,眼眶里的血光忽閃忽閃的。

    片刻后,他冷冷說道:

    “將還沒蘇醒完畢的同伴挖出來,‘地魔’已經知道這里了,我們去其他……埋骨地。”

    惡鬼天魔們沒有回答,沉默四散行事。

    狂四郎盯著地面,喃喃自語:

    “對,其他埋骨地……”

    “他是地魔,我們以后會見面的……”

    “我贏了,沒錯,是我贏了……”

    “下次,下次再見到他,我肯定能,肯定能……”

    “能……嗚……嗚嗚……”

    他說著說著,黑淚就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幽不可聞的哭泣在鐘乳洞窟里回響,久久不息。
pk10测试方案 天津11选5 广东11选5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爱彩单 足彩比分直播500万完场 足球指数即时赔率 山东群英会 内蒙古11选5 江苏快3 美国棒球比分规则 广西十一选五 甘肃快3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 足球直播 河北时时彩 电竞比分直播网 贵州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