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测试方案
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六合奇聞錄 > 第四百三十五章,金水不分家
    唐堯腦子很亂,今天的遭遇戰已經并不僅僅是爭奪水曜石那么簡單,而是涉及到了他和他那位神秘的母親。

    唐堯當然還沒忘記自己身上的喑蟲之毒,以及那三年之約,雖說喝了敖天沖提供的名貴藥材后喑蟲之毒暫時被壓制住,距離毒發沒那么快,但如果找不到他的母親,見不到當年給自己下毒的人,那遲早還是要死在喑蟲之毒下。

    更何況襲擊自己的神秘人話里還透露出了另外一些重要消息,第一,此人認識唐堯的母親,而且似乎還有過節,并且在唐堯母親的手下栽過跟頭因此懷恨在心,第二,此人認識唐摯,應該和唐摯也打過交道,第三,此人來自那個神秘的家族,根據唐摯的說法,想進入那個神秘家族就必須擁有過人的本領,這就說明今天襲擊唐堯的這個人曾經也是絕頂高手。

    另外,此人當時封印唐堯體內氣的手段應該是來自水曜石,但之后打傷宋舜的手段又是什么,唐堯猜測多半和他手里捏著的那塊金色石頭有關系。

    最后就是此人當時對唐堯所念所說的話對唐堯產生了很強的影響,一度讓唐堯失去清醒的神志,唐堯大膽推測此人擁有類似催眠的神秘手法,再加上他會很精妙的易容改面之術,這讓唐堯覺得這一次遇上的對手非常厲害。

    回去的路上唐堯始終沒說話,車子內的宮羽翎倒是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她笑嘻嘻地說:“當時要不是我靈機一動,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急忙招呼周圍的人過來,你們恐怕早就死了,兩位大兄弟該怎么謝謝我啊?”

    唐堯沒答話,還是看著窗外自顧自地想事情,宮羽翎討了個沒趣之后轉頭看向了身邊的宋舜,因為挨了一拳的關系,宋舜受了點小傷所以沒有開車,宮羽翎用胳膊肘頂了頂宋舜后說道:“你傷不要緊吧,我咋看你臉色這么蒼白呢?”

    “呵呵,他就算不受傷也這么白,天生的,性格爺們但長相娘們,哈哈……”邡巢打趣地說道。

    宋舜不客氣地用膝蓋頂了一下家是做的靠椅,喝道:“好好開車。”

    宮羽翎扭頭盯著宋舜,也不知道看什么呢一副非常專注的模樣,宋舜皺了皺眉頭問:“你看什么呢?”

    宮羽翎笑嘻嘻地說:“你長的像我以前喜歡過的一個明星。”

    “明星?哪一個?”宋舜問。

    “嗯……”宮羽翎抿嘴想了想后說,“金凱瑞,嘿嘿……”

    宋舜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接著轉過頭去不吭聲了,宮羽翎卻推了推他說:“好了,別生氣了,我就是逗你玩的,過來,我和你拍個自拍,快啊,別害羞啊……”

    宋舜一臉不情愿但身上有傷稍微推搡兩下就會很疼,無奈之下最終被宮羽翎拉著拍了他人生中第一張美艷自拍,然后宮羽翎美滋滋地發了個朋友圈,還寫道:偶遇山寨金凱瑞一枚。

    回到植物園,眾人正兒八經坐下來商量水曜石的事情,原本唐堯認為這一次奪回水曜石的成功概率很大,但眼下事情的發展有些超出他的預料,就在開會討論沒過多久,邡巢便拿著他的墨家手札走了過來說道:“唐堯,我可能查到那塊金色石頭的來歷,跟你的推測差不多,那塊金色的石頭應該是金曜石。”

    “哦?有什么直接證據嗎?”唐堯問。

    邡巢說:“根據墨家手札上的記載,金曜石和水曜石是一對非常特殊的奇石,所謂金水不分家,有金便有水,這兩塊奇石之間似乎有一種非常特殊的吸引力,就像是兩塊特殊的磁鐵一般總是會不斷向對方靠近,并且匯聚在一起。”

    “這么神奇的嗎?”宮羽翎問道,“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七曜奇石之中有兩塊奇石會總是在一起的呢。”

    邡巢點點頭說:“我一開始也不信邪,后來翻閱了更多資料,查了更多史料之后才發現了這兩塊奇石真的有古怪,基本上七曜奇石在先秦時期大放光彩之后便因為七曜天工的損壞而分崩離析,每一塊奇石被不同的人帶走,或是消失在江湖中,或是在江湖內沉沉浮浮時而出現時而消失,或是干脆被帶入深不見底的地下宮殿內收藏起來,而在這些奇石之中,被目擊次數最多的就是金曜石和水曜石,而且有一個不經常被人發現的巧合,那就是金曜石和水曜石總是同時出現,你們看,在南北朝的時候金曜石和水曜石一共被目擊出現過三次,第一次是被同一個人獲得,第二次是一對親兄弟,第三次則是父子,這之后類似的情況幾乎在每個朝代每一段歷史時期都會出現,因此我大膽推測,金曜石和水曜石可能真的有某種聯系,這種聯系造成它們總是會認可同一個人或者是血脈相近之人。”

    此時米烜老托也走了過來開口道:“你小子分析的不錯。”

    聽見自己偶像的夸獎邡巢頓時洋溢起得意的笑容,但唐堯此時的眉頭卻皺的更緊了,本來這名神秘人的身份不知道,實力又深不可測就很難對付了,現在此人居然能同時使用兩塊七曜奇石,那能戰勝此人的可能性就更低了,而且更讓唐堯擔心的是,如果金曜石和水曜石已經認可了此人為自己的主人,那是不是就算落到唐堯手上也不會有任何反應呢?

    “我知道你擔心什么,但如今兩塊奇石你都沒有真正接觸過,所以妄下斷言并不適合。”園本大師似乎感覺到唐堯的擔心,開口安慰道,“當務之急是先弄清楚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我相信外面追查水曜石的人肯定會越來越多,到時候競爭也會越來越激烈,我們能早一步知道此人的身份便能領先其他人一步。”

    唐堯點了點頭,在沉思片刻后說道:“我看咱們得雙管齊下,第一步咱們應該去找一找那位真正的陳犢,既然這一次的神秘人是冒充陳犢,那真正的陳犢去了什么地方,是生是死還不知道,如果還活著的話說不定能從他那里打聽到神秘人的真正身份,第二步,我想還有一個人可能知道神秘人的身份,那便是唐摯。”

    如今在座的眾人都知道唐摯是唐堯親哥這件事,也都知道這倆兄弟勢同水火,但宮羽翎剛來不久對這件事并不了解,因此問道:“唐摯?聽名字和你很像啊,是你兄弟嗎?”

    “他是我哥。”

    “那不是正好嗎,找自己哥哥問問就知道啦。”

    “呵呵,只怕我們見面還沒開口就先動刀子了,好了,我先回房睡覺了,明天一早還要練功的,幾位我就不送了。”唐堯難得地直接回到了自己房間,門一關便沒再出來。

    眾人散去,宮羽翎一路送宋舜到了門外然后揮手喊道:“小哥哥走好啊。”

    “有病。”宋舜沒好氣地說了一句,接著頭也不回地走了。

    唐堯躺在床上,房間里沒有開燈,他也沒有睡著,其實今天發生了那么多事情中他最在意的是那個神秘人說的關于他母親的事情,他說唐堯的母親是魔頭,還說他母親滿口謊言非常可怕。

    但在唐堯已經所剩不多的記憶中,他都覺得自己母親是個溫柔善良的人,難道神秘人和他說的不是同一個人嗎?

    還是他的記憶出了錯,其實他母親就是一個可怕的人,只是對自己的兒子才會展現出溫柔的一面嗎?

    他越來越搞不清楚自己的背景以及自己母親的來歷,也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要去找自己的母親,如果找到之后他發現真正的母親的確是個可怕的魔頭那該怎么辦呢?
pk10测试方案 股票配资世界 cf跳跳乐大神 梭哈游戏下载 开心农场种蔬菜赚钱 全球股票指数东方财富网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app 竞猜篮球 pc蛋蛋上周走势图 双色球手机投注方法 板球一局多少回合 北京快乐8计划手机版 出夜市卖什么赚钱 6场半全场竞彩足球0 福彩双色球计划 天刀摆摊赚钱 赌大小用哪个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