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测试方案
傲宇閣 > 玄幻魔法 > 超神悟道 > 第五章:大厄之體!
    姜明交代完便直接切斷了通訊。

    “什么?”柳如龍先是一愣,然而就迅速的控制流光飛舟調頭。

    “快、快回去!”

    “麻煩了,完了。”柳如龍臉色慘白。

    他沒想到自己還真就惹到了了不起的大人物。

    “神威將軍怎么會對一個后天九階如此關心?難道是親屬?可根本不存在啊,從未聽說過神威將軍有什么親人。”柳如龍心中滿是苦澀。

    一個后天九階,跟他這地位相差不是一星半點,他根本沒在意,可現在他明白自己是踢到鐵板了。

    “柳兄,那、那個,兄弟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一名魁梧男子頓時拱了拱手,也不等柳如龍開口,立刻就飛出了流光飛舟。

    “啊,柳兄,我也想起來了,告辭。”

    “柳兄,后會有期。”

    “……”

    周圍的軍卒很快散去了一大半,看向柳如龍的眼中也是充滿著憐憫。

    柳如龍和姜明的對話并沒有瞞過他們的眼睛,現在一聽柳如龍得罪的是神威將軍沈追,頓時就找借口離開,不想沾惹上事端。

    柳如龍面如死灰,任由著這些人離開。

    “柳如龍完了啊。”待得飛離了片刻之后,為首的一名男子看了一眼那老老實實返回的流光飛舟。

    “得罪了神威將軍,即便這次能夠保住性命,日后的仕途怕是也完了。”

    “誰說不是呢?張華他們跟著柳如龍,恐怕此次也脫不了干系。”

    “也是晦氣,此事誰能想到?一個后天境,欺負了也就欺負了,居然后臺這么強。”

    “算了算了,此事勿要再提,兄弟們就全當沒聽見。”

    “是。”

    …………

    半月城,城主府內。

    沈追坐在大殿內主位上一動不動,而底下的軍卒統領們則是大氣都不敢出。

    哪怕沈追并沒有責怪之意,可就這么靜靜的坐著,都讓他們感覺到無形的心理壓力,封號都尉的權柄、威嚴此刻盡顯無疑。

    “嗯?”沈追抬了抬頭,看向殿外,頓時就有一名老者騎著一頭三色馬從天而降。

    這一頭三色馬乃是神兵傀儡,活靈活現,不過比起斗戰金剛來,就缺少了一絲神韻。

    跟禪心更是沒法比。

    “沈將軍,姜明求見。”姜明一落入大殿外便很恭敬的開口。

    他雖然是都尉,可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那都是差遠了。

    “讓他進來。”沈追揮了揮手,門外的甲士頓時就將姜明放了進來。

    “沈將軍。”姜明一進來就連忙行禮。“下官一聽到消息就立馬趕來了半月城,劣徒頑劣,竟然出了這種喪心病狂之事,還請將軍責罰。”

    姜明心中也是很冤,本來在沈追這留下的印象不錯,可卻因為這弟子惹禍,卻得罪了沈追,簡直算是無妄之災。

    不過姜明也不敢辯駁,無論如何他那弟子報出過他的名號,干出這種強搶豪奪、打傷他人的事來……那一個御下不嚴的罪責是怎么也逃不了的。

    “柳如龍呢?”沈追一見姜明單人過來,不見柳如龍,臉色頓時就一沉。

    “沈將軍,下官已經責令他立馬趕來,應當還要些時間。”

    “本官說過,只給他半個時辰歸案。”

    “在神廟軍城內欺壓軍卒,強買強賣,你可知這是什么罪過?”

    “姜明,若不是看在他是你徒兒,本官直接就下追殺令了,你可明白?”沈追冷冷道。

    邊境軍城,那規矩和萬峰城內都是相同的,禁制廝殺戰斗,柳如龍以靈威震傷慕容晴雪和其護衛,這就是觸犯了軍規。

    “下官明白。”姜明咬牙道。“待他前來,不用大人出手,下官一定給大人一個滿意的答復。”

    “嗯。”沈追點了點頭,他并不想做得太過分,柳如龍能做出這種事,顯然不會是一次兩次,若沈追真想定柳如龍個死罪,以他如今的權限,隨便查上一查,那柳如龍必死無疑不說,姜明也脫不了干系。

    姜明畢竟是一方都尉,還是要給他留點面子。

    半個時辰的期限轉瞬即過,當沈追都等得不耐煩時,那柳如龍終于姍姍來遲。

    跟隨著柳如龍當時一同出現在百草藥鋪的四名軍卒,也都跪倒在了大殿前。

    “師父,師父饒命。”柳如龍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膝行數步,匍匐在姜明面前。

    “蝮蛇三葉草呢!”姜明陰沉著臉問道。

    “在、在這里。”柳如龍連忙將一枚儲物戒遞了上去。

    姜明一掃儲物戒,頓時就將東西收起來,爾后一掌揮出,直接印在了姜明的胸膛。

    “金吾統領柳如龍,你于半月城內強買強賣,暗中以靈壓傷害他人,你可知罪?”

    柳如龍嘴角溢血,眼中充滿痛苦,不過仍舊強忍著跪伏在地上:“柳如龍認罪。”

    “好。”姜明微微松了口氣,

    “身為統領卻知法犯法,無視軍規,本官罰你入第四荒獄受刑十年!奪去你統領之職,從現在起正式生效!”

    “什么?”一聽到第四荒獄四個字,柳如龍頓時就震驚不已。

    那是對待靈橋境以上的強者牢獄,里面天地元氣稀薄,充滿著各種荒獸,生存環境極為惡劣,有生死危機。

    在里面關押十年,簡直是種折磨。

    正待說些什么,然而一對上姜明的目光,柳如龍頓時就心頭一顫,重新顫抖著身體匍匐在地。

    “是。”

    姜明手掌一爪,柳如龍身上的身份令牌頓時碎裂,與此同時種種寶物、儲物戒全部飛了出來。

    一股神力將柳如龍六大洞天完全鎖住,天地靈橋也被重重鎖鏈捆死。

    沈追注意到,當姜明做完這些,那柳如龍頭頂上,原本有著大片青氣的氣運支柱,頓時就倒退潰散,變成了一片灰白,唯有中心一點青色殘存,而且還在不斷的潰散。

    “這就是氣運,伴隨人的一生,隨著境地跌宕起伏。”沈追心中暗暗感慨。

    不過他可沒同情這柳如龍的意思,這是他應得的。

    “你們四人,坐視不管,伙同傷人,亦為幫兇,入第三荒獄關押一年。”姜明也對柳如龍身后的四人作出了判罰。

    “是。”那四人也不敢有絲毫的反抗之心。

    “來人,帶下去。”姜明一聲低喝,頓時從殿外走來兩名倒山峰的人,將這五人押了下去。

    待到一切做完,姜明又小心翼翼的朝著沈追拱了拱手問道:“沈將軍,不知下官的處置可有不當之處?”

    沈追點了點頭,這姜明算是給出了重罰,姿態又如此之低,他自然不會再為難對方。

    “姜大人,你徒弟眾多,難免就稂莠不齊,雖然此事與你無關。可是也要嚴格要求部下,否則若是哪天犯了什么大錯,可就不是說放過就能放過的事了。”沈追道。

    “將軍教訓得是。”姜明頓了頓,又將一枚儲物戒遞了過來。“這是贓物,還請大人定奪。”

    “嗯?”沈追接過儲物戒一掃,發現儲物戒內不止有兩份蝮蛇三葉草,還夾雜著諸多名貴藥材,頓時不禁一笑。

    這姜明為了怕得罪自己,還開出了諸多‘賠償’來。

    不過沈追還不至于看上他這一點煉藥寶物。

    他將蝮蛇三葉草單獨拿出來,爾后又將儲物戒扔了回去。

    姜明臉色微變,還以為沈追不滿意,頓時就再度加注,又要遞過來。

    沈追看著他那動作,頓時無言。

    感情這姜明以為自己是在訛他?把本官當成什么人了!

    “行了。”沈追擺了擺手,一股神力阻止了對方的動作,讓姜明無法動彈。

    “三葉草本官收下了,本官只是就事論事,不必多想。”

    姜明微微一楞,也摸不準沈追到底是什么意思。不過見沈追神態不似作假,頓時就拱了拱手道:“沈將軍,那下官告辭。”

    姜明出了城主府后,不由得回望了一眼,心中隱隱有些震驚。

    雖然他是神通五階,可是在面對沈追之時,卻感覺到對方的帶來自己的壓迫力,并不比一名老牌封號都尉小。

    神魂足夠強大,武道意志高強,這種無形中的氣勢、氣場,讓他都為之心驚。

    “年輕有為,得罪不起啊……”姜明心中暗嘆。

    沈追如今才神通三階,可擁有如此天賦,將來都是有封侯的希望,他當然不敢在沈追面前放肆。

    搖了搖頭,姜明頓時帶著眾人離開了半月城。

    …………

    看著他離開,沈追也沒再理會。

    至于柳如龍等人會不會送進荒獄中,沈追一點都不擔心。

    姜明是萬萬不可能在此事上欺瞞他。

    “歸藏。”沈追揮了揮手道。“這百草藥鋪是哪家商會開的?”

    “回大人,是陳氏商會。”歸藏恭敬道。

    在見識過沈追的能力之后,這些手下都是越發堅定追隨沈追的念頭。

    這樣一位年輕天賦高、且又護短的上官哪里去找?

    “告訴陳氏商會,讓他們換一個人來半月城當掌柜,若是再出現一次這種情況,這一片轄區的藥草生意,就不用他們來做了。”沈追淡淡道。

    “是。”歸藏恭敬的退下。

    手中拿著蝮蛇三葉草,沈追神念一掃,頓時就找到了慕容晴雪居住的房間。

    身形一閃,不一會,沈追便出現在了一處清凈充滿著花香的院落。

    輕輕敲門,沈追的聲音傳入里面:“晴雪,是我。”

    “大人請進。”慕容晴雪的聲音有些虛弱。

    推門而入,沈追便一眼看到了躺在玉床上的慕容晴雪。

    此刻她面容枯槁,完全不復往日的容貌氣色,臉上猙獰的疤痕如網狀裂開,體內的經脈也是一團亂麻。

    唯有那一副銀白色的傲骨,卻是閃爍發光,一路慕容晴雪眼中堅定的光芒。

    心中輕輕一嘆,沈追走到慕容晴雪身邊坐下。

    “蝮蛇三葉草我已經幫你拿到手,你確定要配置出這萬毒噬元液?”

    “大人。”慕容晴雪也掙扎著半坐起來。她沒有回答沈追的問題,而是反問道:“大人可體會過厄運纏身,如同詛咒一般的命運?”

    沈追沉默不語,之前他未曾學習過望氣術,還不清楚。然而現在,他看向慕容晴雪的頭頂,頓時就發現出異常來。

    旁人的氣運,無論是灰白青紅紫,基本上都是呈現出一種顏色。

    如果出現兩種顏色,那代表著此人的運道正在轉化。

    而在慕容晴雪身上,則是灰白青紅紫五色糾纏,凌亂不堪,更有濃烈的黑氣環繞,如同跗骨之蛆,揮之不去。

    “每做一件事,十成有九成的可能會往壞處發展。”

    “哪怕只是正常的外出采藥,也會碰到這種莫名其妙的爭端,大人不覺得奇怪么?”

    慕容晴雪慘笑道:“很小的時候,就會莫名其妙的遭人厭惡,活在各種奇怪的目光中,于是我很早便踏上修行路。

    可哪怕什么都不做,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禍患都會找上門來。

    簡單的運功打坐,都會出現經脈逆轉沖突的情況。

    不僅如此,厄運之體還會牽連到旁人,久而久之,就連慕容家的人都對我厭惡至極!

    隨著我年長,這種情況會越演越烈。”

    “大人可知這種煎熬、痛苦?而這一切,就是來源于他們給了我這樣一幅血脈!”慕容晴雪聲音有些激動。

    沈追靜靜的聽著她對命運不公,能夠從她眼中看到強烈的不甘心。

    “如果我什么都不做,要不了多久,便會死去,而且是在帶著這種不公的命運屈辱死去。”

    “唯有極境金身洗髓伐謀,改變血脈,才能讓我徹底擺脫這種命運。”

    “大人,換做是你,你會怎么選?”慕容晴雪問道。

    沈追頓時為之無言,這個女人強烈的意志,讓沈追都不由得為之側目。

    面對這慕容晴雪明亮的目光,他輕嘆了一口氣,緩緩的將裝有蝮蛇三葉草的儲物戒放在了她的身邊。

    “多謝大人。”慕容晴雪將儲物戒握在手中,輕聲道。“大人還是速速離開,不要被晴雪牽連到。”

    沈追輕笑著搖頭道:“你且放手一搏,無論成與不成,既然你是我的人,那我都會護你周全!絕對不會再有今日這種事發生。”

    “大人、你……”慕容晴雪眼中有著一絲波動。沈追離開的身影,那堅定的話語,深深的印在了她心中。

    …………

    半月城上方,沈追遙望著滄瀾江對岸,若有所思。

    “沈追。”洞天世界中,禪心突然開口道。“照你們剛才這番話,這慕容晴雪很可能就是‘大厄’之體。這也是一種特殊體質。與你主人的七竅玲瓏心類似。”

    “她想逆天而行,沒那么簡單,你若是替她擋災,說不定會惹來大禍。”

    “禍從何來?”沈追問道。
pk10测试方案 jdb财神捕鱼简单几点技巧 吉林快3走势图跨度和值 老虎机麻将风云窍门 玩赛车赚钱是真的吗 合买双色球中大奖 北京pk10高手看走势 pk10手机预测软件免费 股票配资业务怎么做 3d基本走势图 拉基蒂奇 极速时时有什么软件 118彩票安卓 股票分析文章 体彩顶呱刮彩票 时时彩组60计划 欢乐生肖官方开奖号码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