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k10测试方案
傲宇閣 > 科幻小說 > 諸天諜影 > 第十四章 我就負責開盒子
    嘶!

    嘶!

    嘶?

    任誰看到這種猶如天災降臨,一片狼藉的場面,都免不了吸一吸。

    但這一回,當他們往嘴里吸時,卻駭然發現,什么都吸不到。

    凉的溫的,香的臭的,一切氣體似乎都被抽空,偏偏呼吸無礙。

    大戰之后,一片紊亂。

    “可是邪王前輩當面?”

    在這樣的氣氛中,眾人都遵從心的指示,唯有林一江硬著頭皮走上前,抱拳道。

    “邪王?呵!裴矩的徒弟,倒是都有幾分膽色。”

    白衣文士轉過身來,看著他,語氣平和。

    “幸好!幸好!”

    林一江暗松口氣。

    記得師父曾經說過,普天之下,跟他處于同一層次的,只有這位魔門之主。

    是的,師父在私底下,就是這么不謙虛的人。

    不過所有弟子都心悅誠服,并且詫異于還有人能與之并肩。

    而根據江湖傳言,這位邪王石之軒當年魔威滔天,后被“圣僧”了無拼死度化,精神分裂,各走極端。

    在他想要殺人時,你喊他邪王,他說你對魔門不尊重,用右手拍死你,你喊他圣王,他說你知道的太多了,用左手拍死你。

    當他不想殺人時,你喊他邪王,他說你有骨氣,摸摸頭,你喊他圣王,他說你懂事理,再摸摸頭。

    能否活下來,其實不在于自己,而是對方處于一個什么狀態中。

    如果邪王想要殺人,天底下除非晉陽書院,否則哪里都逃不過。

    不,就算是書院里,恐怕都有危險。

    林一江很清楚,他師父并不似外界所想那般枯坐書院,而是經常喜歡出門游歷,一走就無人知其行蹤。

    因此近年來書院的教徒,主要由大師姐和二師兄負責,師父周游天下,日子好不瀟灑。

    但師父顯然沒有游歷到揚州城來。

    天可憐見,邪王不知與什么強敵交鋒,毀去小半個石龍武場后,心情似乎不錯,揚州城不用血流成河了。

    “不,倒也不能存在偏見,魔門近些年來,并沒有做什么惡事。”

    不過林一江轉念一想,本來估計就不至于血流成河。

    自從這位一統魔門兩派六道后,魔門掀起的風浪反倒變少,開始埋頭發展。

    只是佛門依舊對其防備非常,靜念禪院了無圣僧圓寂后,一直無人接替禪主之位,直到十年前,了空才成為禪主,與四位高僧合力,準備重振佛門。

    怎么重振?

    廣開寺院是重振,除魔衛道也是重振。

    林一江對于佛門的感官一般,談不上厭惡,也說不上喜歡,對于其所言,只是聽聽。

    魔門是好是壞,要親自辨別。

    無論如何,這位沉寂了許久的魔門之主,突然于揚州城現身,必須回報書院,未雨綢繆。

    但林一江很快發現,白衣文士的注意點不在他身上,目光落在人群中的兩個小混混身上。

    寇仲和徐子陵。

    兩人同樣小心翼翼。

    開玩笑,沒看到黃裳前輩和林大哥都如臨大敵,那個狗眼看人低的宇文化及更是低垂著眼睛,裝作啥都看不見么?

    在底層混跡的人,最要緊的就是有眼力勁。

    現在這位,必然是江湖中最頂尖的高手。

    他們心中向往,什么時候能有如此威風,那真是不枉此生了。

    但此時,這位大佬就看了過來:“有意思,你們自己絕對練不會,誰教你們的?”

    此言一出,眾人一怔。

    “邪王是為了《長生訣》而來的?不可能,肯定另有原因!”

    林一江眼珠轉動。

    他倒是沒想到,對方居然會對寇仲徐子陵,這兩位剛剛習武的年輕人感興趣。

    是因為《長生訣》?

    不對!

    或許宗師之下,會心存僥幸,對這數千年無人破解的秘籍有奢望,希望從中修煉出什么來,但邪王本來就有魔門傳承,實力比起大宗師更要強大,根本不需要《長生訣》。

    是因為寇仲和徐子陵突破了習武年齡的限制?

    那來的時機,未免太過巧妙。

    對方武功再高,也沒辦法未卜先知,除非……

    林一江極為聰明,隱隱想到一個可能。

    “果然,石之軒的徒弟那么會改劇情,就是跟師父學的,他居然也對雙龍感興趣。”

    這個細節,同樣落在玩家的系統里面,被記錄下來。

    但看到林一江如臨大敵,玩家很想對他說一句。

    別怕別怕,那是你師父。

    怕的該是我們。

    這位橫跨黑白兩道的無上大宗師,可把我們害慘了!

    當然,他什么都沒說,只是雙手緊貼褲縫,雙眼直視前方,目光放空。

    這樣既不低著頭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又不顯得突出,反倒能將存在感降到極致。

    天災則在他背后,縮得跟竹鼠似的,就差嚶嚶嚶了。

    你看不見我們!你看不見我們!

    “誰教我們?”

    別人的反應還在其次,寇仲徐子陵怔住,下意識看向黃裳,然后覺得不對,趕緊收回目光。

    但遲了,那如魔似神的邪王已經看了過去,打量之后,露出奇異之色:“你從哪里來?”

    黃裳衣衫輕輕拂揚,在那強大的逼視下,如一泓清水,波瀾不驚:“我從世外而來。”

    邪王目光一冷:“妖星?”

    黃裳微微搖頭:“世外之人,并非全都是妖邪,也分善惡。”

    兩人的這番對話,落在別的人耳中,有些不明就已,但林一江心中已是翻江倒海。

    妖星!

    黃裳前輩和他的弟子們,居然是妖星!

    世外高人!

    世外!

    敢情還有這樣的解釋?

    他其實不是沒有過懷疑,那日救下石龍和保護傅君婥的神秘人,所用就像是傳說中的妖星手段,后來黃裳月關突然出現在石龍武場,也未免巧合。

    只是接觸時間畢竟太短,再加上這對師徒為人行事十分正派,之前救助貞嫂,也不是施恩圖報,畢竟寇仲徐子陵兩個小人物,根本不值得施恩,那肯定就是純粹的心善。

    這么正派的人,怎么可能是妖星呢?

    沒想到現在對方自己承認了。

    這一刻,林一江心情頗為復雜。

    理智上,他認為妖星是為惡天下的,但感情上,他又不希望黃裳和月關這對師徒血濺當場。

    邪王揚眉:“善惡?依你之意,你們是善,才能悄無聲息地出現,而無天象示警?”

    這么一說,林一江又想起來了,描述妖星時,除了講他們禍亂世間,挑撥離間,血腥殺戮外,還有劃破天穹,自天而降的恐怖天象。

    實際上,最后這些才是世人最為忌憚的。

    但近來根本就沒有類似的天象出現,妖星卻進來了,這說明什么?

    上天的默許?

    林一江目光閃動,就聽黃裳道:“我不知旁人如何,我來到這里,只想領略不同的風光,見識更高層次的武學,求取心中的道境。”

    他的言語中,包含著一種強大的感染力。

    在場的眾人,有五年如一日追求《長生訣》的石龍,有為權謀拋下了武道修煉的宇文化及,有剛剛步入武學殿堂發憤圖強的寇仲和徐子陵。

    但無論他們之前怎樣,這一刻,都不禁生出悠然神往之心。

    林一江更是輕聲道:“破碎虛空!”

    那是師父描述過的,此世真正的至高之境。

    踏出那一步,人不再為這方天地所束縛,可以去往更高的世界,探索更強的道路。

    確實如這位黃裳前輩所言。

    而邪王也沉默下來,似乎有一絲感同身受?

    是的,處于他這樣層次的人物,所追求的已經不局限于這個世界了,而是無限的未來。

    就在這時,月關開口道:“前輩可曾想過,破碎虛空后會去哪里?”

    眾人眼睛一亮,趕忙準備細聽。

    不料這一刻,邪王袖子一拂,一道無形的力場將他和黃裳、月關三人籠罩。

    “不是吧?不讓我們聽?”

    對于邪王這種吃獨食的行為,包括林一江在內,都有種揍人的沖動。

    你讓大家一起長長見識會死啊,居然隔絕內外?

    武功高了不起?

    是的,了不起。

    這一刻,明明近在咫尺,只能看到三人嘴唇輕輕顫動,聽不見半點聲音。

    沒有人敢窺視三人的唇語,唯有煎熬地等待著。

    “臥槽!把主神殿賣給邪王?這種膽大包天的操作,就是他能契約黃裳的原因么?”

    玩家同樣忍不住,眼神瞟來瞟去的。

    輪回者賣主神殿,其實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操作。

    畢竟主神殿沒有規定,輪回者透露其存在就被抹殺。

    其實想想也正常,本來主神殿入侵諸天世界,就是正面來的,作為征服者,隱瞞又有什么意義?

    既當婊子又立牌坊么?

    所以這類揭秘,承擔風險的還是輪回者,指不定就被劇情人物當作天外邪魔弄死了。

    不用當,他們本來也是。

    但現在,邪王都已經用“妖星”來稱呼輪回者,月關還敢用“破碎虛空”反忽悠!

    “這個時候,也只能這樣了!”

    玩家仔細想想,發現月關做得還真沒錯。

    地球上精神病殺人還不犯法呢,到了諸天世界里,面對一個強大的精神分裂患者,你用常人的思考方式,與對方周旋,怕不是死得更快。

    誰知道邪王哪一秒鐘,就切換回邪惡人格,然后一巴掌拍下來?

    面對這種情況,別想太多,一個字——

    賭!

    賭贏會所嫩模,賭輸棺材側臥!

    看著一地的盒子,即便是在這種驚心動魄的氣氛中,玩家都不禁眼熱起來。

    血獅團隊啊!

    九成的可能性,這些遺物盒正是血獅團隊留下的啊!

    三星級輪回強者的遺物盒!

    這是多么大的機緣?

    今夜,他或許就將見證一場低星級的奇跡。

    果不其然,三人足足說了一刻鐘,悄無聲息之間,力場撤去。

    在所有人如蒙大赦的目光中,邪王深深凝視了黃裳和月關兩人一眼,身形一轉,便消失不見。

    而在林一江、宇文化及等人如釋重負之際,玩家看著月關上前,輕輕巧巧的將五個劇情人物看不見的遺物盒,收入了囊中。

    這一刻,他終于明白。

    為什么這位會被稱為幸運特長者。

    ……

    ……

    半個時辰后。

    后院的一間客房內。

    黃尚端坐,看著桌上排開的遺物盒。

    輪回者不講見者有份那一套,自己能把邪王“忽悠”走,戰利品理應歸他所有。

    對于玩家和天災來說,雖然羨慕得快要質壁分離,但他們能免除血獅團隊一場掠奪,也是意外之喜。

    他們更堅定抱住黃裳的大腿。

    畢竟這位與邪王之間,似乎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與其在外面亂晃被石之軒撞上,還不如在這位身邊生還的可能性大。

    嗯,眼光很好。

    “一人分飾三角,對于目前的我來說,有些勉強了。”

    只是黃尚沒有急著開啟盒子,反倒陷入思索。

    掌控兩個分身,三個視角,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他并沒有學過相關領域的能力,之前在天龍世界一心二用,將本體和分身控制得十分完美,是因為他的“氣”和“神”超出常人許多。

    但現在又多了一位邪王,單憑“氣”和“神”,就不行了。

    平時還好,如果三個人同時戰斗,面對強大的敵人,可能會顧此失彼。

    “接下來的劇情世界,首先是契約分身必須緩一緩,然后再找一門可以一心多用的能力卡,可別石之軒沒精神分裂,我變成精神分裂……”

    黃尚定了下一步的初定計劃。

    契約分身的暫緩。

    有了宗師黃裳和邪王石之軒兩位大佬,他一個人就相當于一支三人團隊,只要充分發揮出戰斗力,高的不說吧,低星級足以縱橫,這個時候再貪得無厭,暴露秘密,實在得不償失。

    雖然契約劇情人物,獲得人物卡,本來就是主神殿指定的規則,去高星級區域時,也見到了同為人物卡的康納和戰爭之王尤里,證明了在高星級的輪回者里,人物卡的契約已經十分普遍。

    但問題是,他的本體還停留在低星級,契約的更是特別強大的劇情人物,未免太過醒目。

    老是二十九殺,別人肯定要石錘你開掛。

    所以不僅契約要緩一緩,他還有另外一個藏樹于林的計劃。

    不過那個計劃還要看情況而定,暫時不好說。

    至于一心多用的能力,就需要輪回點了。

    這類能力并不是一定要去世界里面獲取,主神殿的功能卡流通,足以讓他獲得適合的能力。

    只要有錢。

    畢竟這類能力在低星級是很罕見的,出售之人不免獅子大開口,不準備好充足的輪回點,就可能錯失機會。

    好在血獅團隊千里送快遞,禮重情意還重。

    這支三星級團隊其實很強大。

    因為他們很有錢。

    單憑正面戰斗力,他們比不上第一批進入的夜襲團隊,差距還不小。

    但如果雙方拼死搏殺,拼到最后,活下來的可能是血獅,而不是夜襲。

    鈔能力,沒辦法。

    可惜鈔能力也有局限性,他們購買力度局限于三星級,當四星級破碎虛空的邪王恭候大駕時,就撲了街。

    黃尚其實并不確定,一定會有三星級強隊立刻趕來揚州。

    他讓邪王分身來揚州,完全是保駕護航。

    正如天龍世界,本體進入世界后,第一件事就是與分身取得聯系,在義薄云天天狼哥的見證下,進入了宰相府。

    這里是相同的道理。

    畢竟本體才是核心,本體人沒了,分身再牛逼都沒用。

    所以現在本體還相對弱小,分身黃裳實力也在提升,唯有邪王前來,才可萬無一失。

    現在,本體收獲提升的時候到來了。

    “黃裳教徒,邪王殺人,我就清閑些,負責開盒子。”

    黃尚謙虛地笑笑,看向五個遺物盒。

    兩個一星級,屬于袁朋和拳王。

    三個三星級,屬于亞歷克斯、魔術師和無痕。

    他沒有特意由低到高,隨意拿了一個。

    是袁朋的。

    “開啟編號51489的遺物。”

    “編號51489為一星級輪回者,獲得1000輪回點。”

    “可選擇抽取人物卡、能力卡或物品卡。”

    “友情提示,價值排序為物品卡(85%)、能力卡(15%)、人物卡(0%)。”

    ……

    “這種價值比例,那只寵物小精靈,肯定是算在物品卡里面了。”

    這兩人由于太弱,在石之軒手中死得太快,都沒怎么施展開能力。

    但黃尚也看到了,袁朋的主要能力,是一只寵物小精靈,脫殼忍者。

    如果說夜襲團隊副隊長冷影的暴飛龍,集攻擊、爆發、飛行坐騎于一體,那么袁朋的這只脫殼忍者就是防守反擊。

    它的防御力高到可以免疫大部分攻擊力,同時還有著不俗的靈魂攻擊力,在一星級確實極為強大。

    再與拳王配合,一攻一守,兩人真正交鋒起來,不見得比玩家和天災差太多,落得那個下場,也是心態不平衡。

    像黃尚就從來不嫉妒別人。

    “選擇物品卡。”

    剖析了一下心態,黃尚做出選擇。

    “獲得物品卡:精靈球(紫色)*1,寵物小精靈(脫殼忍者-虛弱狀態),培育液(1300ML),口袋妖怪-GBA插卡,GBA……”

    “亂七八糟的東西不少。”

    黃尚清點了一下。

    最為珍貴的自然還是寵物小精靈,不過完整的召喚獸施展,既需要輪回者的能力卡,又需要道具卡配合。

    精靈球是道具,召喚術是能力,而小精靈還需要放在獨特的寵物空間內喂養,現在他沒有召喚能力和寵物空間,暫時用不了,先維持著脫殼忍者不死就行。

    一個遺物盒消失后,黃尚隨手拿來第二個。

    這個是血獅團隊最瘋狂的成員。

    亞歷克斯。

    而剛剛開啟這位的遺物盒,一種全新的提示頓時跳了出來。
pk10测试方案 政务办公楼物业公司赚钱 贪玩蓝月哪个公司 通比牛牛游戏网站 赛车pk10怎么玩 2019年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怎么样在UC上发表文章赚钱 幸运飞艇大小单双全部断龙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3D独胆精准公式 赤血传说赚钱吗 北京pk10新一代计划表 长沙什么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七乐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金蟾千炮捕鱼捕鱼达人 龙胜埃及分分彩计划 全民捕鱼大战怎么兑换